葡京网站游戏,葡京网站充值,德州扑克游戏平台 > 都市小说 > 还看今朝 > 第五卷 第六十节 坦然
    沙正阳笑了起来。

    夏侯子的话虽然安慰意义更重,但是沙正阳还是很高兴,毕竟总比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好,起码沙正阳和夏侯通还是能说得拢,不至于从头开始熟悉。

    当然,自己还能在这个县长位置上干多久,沙正阳也在考虑。

    今日不同以往,夏侯通五十二,真如他所说干上两三年到市人大政协去喝清茶,应该是很合理的,但问题是自己就得要在这里耗上几年了。

    如果是前世这样,沙正阳知道自己只怕睡着都要笑醒,干上两三年就能接任书记,再正常不过了,可到了今世,自己有如此优势,还要这样按部就班,就有些让人难以接受了。

    钟广标上个星期在获知自己接任县高官无望之后就主动抛出了橄榄枝,希望自己到长河能源集团去帮他。

    他现在已经忙得飞起,每天忙到晚上12点都没法休息,旗下六大企业集团,数十家企业,光是实地调研估计一个单位一个单位跑都得要两个月。

    如何将这样庞大的以采油、采煤、炼油、煤化工等多个行业的企业集团完美的捏合在一起,实现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成为摆在钟广标面前的头等难题,所以急需手底下能有几个能帮得上忙的臂助。

    而既在基层有着丰富经验,又有着创办管理大型企业经验的沙正阳就成了最合适的人选,甚至在省委一和他谈话的时候,他就已经在考虑如何把沙正阳给挖到长河能源集团去了。

    钟广标的邀请让沙正阳有些动心,但是他也一样需要考虑清楚情况。

    长河能源集团的确是一个正厅级企业,直接受省政府管辖,目前国资委还没有成立,要等到98年以后去了,但是从中央到地方上已经在开始摸索着如何来实现国有企业的转型改制以及日后该如何来管理这类企业,以确保国资不流失,并实现保值增值。

    如果自己要去,这个处级干部身份也有些尴尬。

    国企也是一样讲究级别的,自己担任正处级只有一年多时间,不可能再来一次破格提拔。

    而正厅级的企业里,自己这种处级干部反而很不好安排。

    让自己到集团下边的企业任职,自己这种初来乍到的年轻人显然很难服众,尤其是新到一个单位,而且是大型企业里,恐怕就连钟广标都做不到,更不用说钟广标也是新人,而且还只是一个二把手。

    沙正阳也不想让钟广标难做,钟广标自己现在都还处于一个熟悉和适应的阶段,他也需要顾及影响,稍等一等看一看应该更妥当一些。

    不过对于沙正阳来说,多一条出路当然是好事,无论是去长河能源集团还是去嘉州,短时间内都还不合适,这也给沙正阳一个可以好生安排真阳这边工作的缓冲期。

    乡镇企业改制刚刚提上议事日程,半年时间沙正阳觉得可以完成,而合金会的清理也还需要把头开好,至于说后期,这就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沙正阳也不是神,顶多也就是一个中上资质且有前世记忆的“老干部”,他不可能面面俱到,只能做到这一切了。

    如果说命运真的要和他开玩笑,他也只有陪着把这一局玩下去了,无论什么结果,都是一个全新的世界。

    和夏侯子闲聊了足足有十来分钟,沙正阳才挂了电话,而此时他的心情已经好了很多。

    夏侯子还在亚信干,但是按照他自己的说法,他准备跳槽了。

    至于跳槽之后干什么,他还没有想好。

    他现在很看好声誉鹊起的瀛海威,想去瀛海威试一试,但是又觉得自己也一样可以创业,所以就在纠结和寻找中,还有些迷茫。

    沙正阳给他的建议是多看,多学,多想,但是不要遽下决断,不要轻易入局,当然现在的夏侯子就是寡人一个,也谈不上什么入局不入局。

    同时沙正阳还给他了一个建议,去杭州看看,去看看一个学英语的年轻人怎么打造一个互联网商业团队,虽然他们目前的创业是与虎谋皮,注定徒劳,但是却能够为他拉起一支攻无不克的战斗团队。

    这几天他已经陆续接到了好几个电话,像宁月婵、雷霆、高柏山、宁月凤、段庸铭、宗文峰、焦虹、常磊、苏子晗、贝一河、杜克利、曲晓伟、卢雅等等,甚至还有沪上的韩知晓,这也让沙正阳在心情抑郁之余感到一阵温暖。

    除开宁月婵他们这帮人外,来宛州三年,他还是结识了一些称得上真正朋友的伙伴,像段庸铭和宗文峰,像常磊和苏子晗,像贝一河和曲晓伟,他觉得都很满足。

    但像杜克利和韩知晓这些人,要论交情是在谈不上多深,但是几番接触也能落下一段缘分,不得不说,人生每一个片段都会有丰富多彩等候着你。

    想到这里,沙正阳忍不住抿嘴微笑起来。

    ******

    叶和泰和夏侯通看到沙正阳一行人迎接他们到来时,还很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对方的情绪。

    没有人会心情好,虽然沙正阳接任和市委另派人来担任的几率在叶和泰看来应该是一半一半,无论哪个结果,沙正阳都应当坦然面对。

    事实上在市委常委会上研究时,叶和泰还是主张由沙正阳代理一段时间,比如半年之后再接任书记的,明永昌、钱正、王挺、冀文东都支持这一观点,但这遭到了阴朝凤的坚决反对。

    冯士章也不太认同这一意见,他认为真阳局面不允许这样长时间一把手缺位,而沙正阳年龄太年轻,资历太浅,骤然让其担任县委I书记恐怕不是一种爱护,而是伤害,新来的杜国建和姚立波选择了站在冯士章一边,所以最终形成了让夏侯通出任真阳县委I书记的意见。

    客观的说,冯士章的意见还是比较合理的,真阳的发展不是哪一个人的功劳,沙正阳在年龄和资历上的欠缺仍然是一个硬伤,一个27岁的县长已经够惊世骇俗了,如果再要揠苗助长的提拔为县委I书记,未必是好事。

    之前和沙正阳谈话时,虽然沙正阳也表现得很平静,但是老练成精的叶和泰还是能感觉得到沙正阳平静下边隐藏的一份不悦和不甘。

    当然作为党的干部,这种基本觉悟还是有的,只是叶和泰还是有些担心沙正阳在夏侯通来之后,耍小性子,来一个软抵抗,毕竟沙正阳太年轻,年轻人的血性火气一上来,有时候就难以控制。

    但从今天的情形来看,似乎沙正阳的心情很不错,甚至有一份轻松自如的感觉。

    对于叶和泰这样的老手来说,谁要想在他面前隐瞒情绪肯定难以做大,但叶和泰觉得今天沙正阳的心情是发自内心的愉快。

    看着和夏侯通很亲热打着招呼的沙正阳,叶和泰也很为自己的这个建议人选得意,夏侯通资历够老,而且亲和力强,在市里边也颇有人缘,和冯士章关系也不错。

    更为关键的是沙正阳好像和夏侯通的儿子夏侯子关系莫逆,据说夏侯子从邮电局辞职就是沙正阳鼓动的,为此夏侯通还在人前人后埋怨过沙正阳好几回,这样一个人选,正好也是沙正阳勉强可以接受的。

    县委常委会开的时间很短,不到一刻钟就结束了。

    叶和泰作为市委副书记兼组织部长亲自出席,也足以说明市委对真阳县委主要领导易人的高度重视。

    不过沙正阳与夏侯通表现出来的亲善态度,也让县委常委会本来有些严肃的气氛松弛了不少,这让叶和泰也意识到了沙正阳的不简单。

    短短半年时间里,就在真阳县确立了自己的地位和威信,别说一个年轻县长,就算是像牟定之这样的老手,在宛阳也一样显得十分吃力。

    纪美芙随着人流走进礼堂时,礼堂里边已经坐了大半了。

    全县副科级以上干部参加的干部大会,一般说来也只有在县委I书记易人的时候才会召开,全县24各乡镇的书记镇长副书记副镇长加党委委员,还有各局行部委的正副职,加上人大政协的干部,轻松超过300人,这个群体也就代表着真阳一百零九万人。

    此时距离开会还有十多分钟,纪美芙站了一会儿,就碰见了自己的闺蜜安晓庵正在礼堂一侧的卫生间里出来,“小庵!”

    “美芙你也来了?”安晓庵是县委宣传部副部长,一副很秀气斯文的金丝眼镜,略显清瘦的面颊,加上梳理得很光滑的刘海,让三十出头的女性看起来更像是只有二十来岁,拿沙正阳的话来说,就是标准的漫画中的眼镜娘。

    “嗯,干部大会,谁敢不来?那不是要和组织唱对台戏?”纪美芙开着玩笑,和自己好友在一起,纪美芙往往都能变得活泼许多,远不像在外人面前那么疏淡冷漠。

    “哪有那么夸张?你我都是虾兵蟹卒,领导谁会注意到你?只要一把手来了就行了?!卑蚕盅劬χ樽右蛔?,连带坏笑道:“嗯,不排除有些领导想见你,你想露面来慰藉一下对方呢?要知道他现在的心情恐怕很糟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