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马蹄声从很远地方而来,先是很轻,隐隐约约的。

    但不久便变得密集、骤烈,乌延城内外的夏兵只感觉城垛都在微微颤抖,雾中的大地像是鼓面,那群马蹄就像是无数棒槌,在雄浑地击打着它!

    几名夏兵举着火,惊恐地望着城头放置的水瓮,靠着西墙的瓮中水晃动尤其厉害,一圈圈涟漪波动开来。

    “西侧,是唐军骑兵来攻乌延城了?”元晖登上城头,紧急召集酋帅们商议。

    大伙儿都有些不敢相信,因唐军如今数量占优,并且取得大胜,按理说是不会跑到这里来发动夜袭的,还是用骑兵......

    忽然大雾中,好像爆发了激烈的战斗,刀?;涌诚啻?,弓箭破空,人马的呐喊,阵阵传来。

    “莫不是那股抵进乌延的唐军,和这群骑兵交手了?”

    一会儿后,如临大敌的夏军骑兵们,纷纷上马,列阵在木栅后警备。

    雾里,马蹄声隆隆,越来越清晰。

    渐渐,一群群衣甲青灰色的骑兵,褪去了原本掩在人马身上的雾纱,每一小群里有举着火把的,忽明忽暗,然则夏军们很清楚地望见,对方阵头打着的,有红狮子、雪莲、飞马等锦绣战旗,骑兵的数量越来越多,三千,五千,或者更多,距离木栅也越来越近。

    “别让他们靠近!”元晖不知这群骑兵是敌是友,在城头挥手,对麾下大呼命令道。

    可雾中走出来的骑兵却放缓脚步,当先的军官模样的,各个兜鍪上蒙着虎尾,铠甲上披着虎豹皮做的披肩、围裙,而后抵进到乌延城木栅外百步,纷纷用流利的西蕃语大呼:

    “我等是大蕃的武士,已杀败围城的唐兵,前来援助赞普钟青天子!”

    这时,城头上的元晖眨眨眼睛,看着迷雾里的这群骑兵,简直恍如梦中。

    他原本确实寄希望于西蕃会出兵,渡过黄河,来盐州帮助他。

    然则这西蕃的骑兵也太厉害了吧,直接扑到宥州来了。

    “盐州那里,唐兵如何?”

    那西蕃的料敌防御使们,便喊到:“已被我大蕃北道和东道大论的联军击溃,僵尸无数,卧于沙漠当中,我等七支先锋小通颊(千户)先驰至此城,敢问何人为青天子?”

    元晖猛地按住周围人的手臂,然后又喊话说:“我等夏人向赞普请求援军,曾派去一十七人,除去野诗宕叛变外,其他人在何处?若你等能让其一二人出面,我方自然打开城门?!?br />
    “你夏国使者确实有人在大蕃军中,然则尚在柳泊岭处?!?br />
    这时元晖毛发都竖立起来,忽然神经质地蹦跳起来,“这是唐军假冒来赚乌延城的,给我射,狠狠地射!”

    话音犹自未毕,“大蕃骑兵”前首的数名料敌防御使忽然厉声叱马前驱,手里挽起了强弓,直接冲到木栅十步开外,才引弓放箭。

    这几乎是抵住对面数名夏军酋帅的脸门放箭。

    射出的箭的簇头,是尖锐如巨针的式样,十步开外,挨个贯穿了夏军阵中党项酋帅的头颅。

    脑浆和血,扑腾从死者的脑后喷出来。

    木栅前后,很快马头交错,悲鸣声四起,“西蕃骑兵”大军转忽就对这道防线奔射突击,和夏军骑兵厮杀了起来。

    那第一个射箭的料敌防御使,依旧用蕃语喊到:“我乃处月王子,朱邪执宜,叛羌青天子速来授首!”

    “沙陀人投唐了?”元晖大惊。

    结果这时城北,也出现大批骑兵,自雾中举火杀出,当先一名年轻的将军也大喊道:“我乃青海国退浑王子慕容复,叛羌降者免死!”

    “什么,河陇的吐谷浑也投唐了?”

    更后面,大批大批唐军的步骑也摇动战旗,滚滚杀出来,大部是定武、义宁军的将士。

    这下乌延城的党项夏军,心惊胆裂,全部无心拒敌,骑上马或骆驼,丢弃了城池,往更东方的奈王井夺路狂奔。

    其中也包括所谓的青天子元晖在内。

    奈王井在今夜里又飘起了雪,漫野的夏军骑兵边打着鞭子边跑,沙陀和吐谷浑骑兵凶悍地在其后追击,元晖伏在马鞍上,雪片像刀片般,夹着冰粒,从他的脸颊和胡须边不断呼啸掠过,当然还有后面沙陀人射来的箭。

    亲兵们不是被射杀坠马,就是逃散了,终于在处雪地里的残垣,他的马后臀中了箭,元晖向前扑倒,结结实实摔倒在雪中,眼睛全是溅出的雪沫,等他挣扎着爬起来后,看到自己坐骑悲叫着,打了个滚,随后就伸直了前蹄,侧躺着再也立不起来。

    元晖急忙猫下腰,爬行了几步。

    四周昏濛的雪中,到处都是骑兵策马奔过,有的是己方的败兵,有的则是追击的敌兵,他靠在株树下,脱下了象征身份的斗篷,努力使得自己像个普通的士兵。

    可不远处,一群嗥叫着的沙陀骑兵,勒得马头吐着白雾乱晃,举着火把,闪电般奔袭而来。

    自己若还呆在这棵树下,不管如何,肯定会被他们射死的。

    生死存亡的时刻,一名夏军士兵过来,下了马,而后把自己坐骑让给了元晖。

    “你是何人?”扬鞭奔逃前的瞬间,感激万分的元晖还回头问了下。

    “细封移鼠?!蹦窍木勘卮鸪鲎约旱拿?。

    元晖都没法看清楚对方的容貌,只隐约感觉是个披散着头发,蓄着胡须的年轻人,胯下的战马便跑动起来,一闪间,那年轻人便落在自己身后。

    那群沙陀骑兵冲过来,当即挥刀向失去马匹的细封移鼠劈去。

    马蹄扬起阵雪,细封移鼠应该是被砍中,在刀光里倒下了......

    两日后,元晖逃回统万城。

    整个西线的夏军,幸存者十不有五,丧魂落魄的元晖索性让东线银州地区的族人也全都回来,据守统万城附近,免得被唐军给消灭掉。

    现在乌延口到奈王井,全被高岳指挥的唐军攻占。

    因城池是原本就有的,高岳接下来即在雪停后,让各军士兵修缮长泽、乌延、柳泊岭的营砦和城池。

    果然与高岳预计的相同,大约旬日后,得到元晖惨败消息后,山南芦子关的万余党项,自知已陷于绝境,便在首领颇超怡磨的带领下,主动献出城堡,利利索索地向浑瑊的军队投降了。

    “羌乱彻底平定,最迟不过来年冬至?!备咴涝诟竺鞴淖啾ɡ?,如此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