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京网站游戏,葡京网站充值,德州扑克游戏平台 > 玄幻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2496章 临界之于紫晶 (十九)
    第2496章 临界之于紫晶 (十九)

    与此同时(?),地中海上空。

    "噢,差不多到地中海中心了吧?"本来还昏昏欲睡的艾尔伯特似乎算好了似的,在这个时候突然睁眼问道。

    "是的。"正在驾驶铁骑的古斯塔瞥了一眼地图,答道。定位系统正显示他们所在位置几乎要到达地中海的正中心,按照铁骑的速度十几秒之后应该就能到达地中海的中心位置......的上空。

    不得不说艾尔伯特的计算能力比古斯塔想象中的还要强大,他大概是依靠铁骑的飞行速度和开罗到地中海的距离来计算的吧,但是时机掐得确实很准。

    "麻烦你放慢一下速度。"艾尔伯特于是说。

    "有什么打算?"虎人大汉古斯塔于是把铁骑的速度放慢下来。

    "嗯嗯,"虎人青年没有回话,而是从自己的战术腰带的纳物口袋里取出一个东西。

    古斯塔好奇地回头望了一眼,发现那似乎是某种重物。不,应该是一件小道具,但是绑定了非常重的重物。

    "这是......?"

    咚!还没有回答古斯塔先生的话,艾尔伯特已经把手中绑定了重物的道具扔进了海中。

    "喂喂,不要污染环境啊。"虎人大汉无奈地吐槽道。

    "那不是垃圾啦。"艾尔伯特答道,"刚好相反,那是和我有着极深联系(羁绊)的一件物品。"

    "额,而你就这样把它扔进海里?"古斯塔不禁更加疑惑了:"手滑了......好像也不是。要去把它捞回来吗?趁现在它还没有沉得很深。"

    地中海的最深处至少有一万六千八百英尺,地中海海床的平均深度都有四千八百多英尺,这种深度有着惊人的水压,物品一旦落入海中不及时打捞回来,以后就不太方便打捞了,必须使用专业的潜水装备才能打捞到。更何况那样小而重的一件道具落入海中会随着洋流而不断移动,最终沉入地中海的最深处,永远沉眠起来。艾尔伯特就这样把它扔进海里,以后估计再也找不回这东西了吧。

    既然他说那是和他有着极深联系的一件物品,它应该相当之重要,有着莫大的纪念价值吧?但为什么偏偏要选择这种时机里,丢弃在这种地方。

    "虽然你看起来是故意的,但我还是没法理解。"古斯塔不禁疑惑地问:"是和那位女士相关的物品吗?就这样丢掉,意思是断绝了情义,以后都不再去在意她?"

    "不,完全不是啦。"艾尔伯特苦笑道:"那东西丢掉了以后我也很心疼的。但我有某个计划,必须这样做才能成事,而且必须是牺牲一件和我有着深厚联系的物品才行,否则某种[力量]无法顺利发动。"

    "我......我没懂。"古斯塔小声嘀咕道。魔术之类的事情他可是一窍不通的,而且他也不认为身为兽人的艾尔伯特能够使用魔术。

    "哈哈哈,不要在意。我们继续赶路吧。"艾尔伯特继续笑道,那笑声听起来是在强颜欢笑。

    "你如果觉得适合的话......"虎人大汉呢喃道,重新踩下油门让铁骑加速。在艾尔伯特"遗落"某件重要物件之后,再一次铁骑拖出长长的尾光,以惊人的速度继续横越地中海。

    "再见了。"艾尔伯特用只有他自己能够听见的音量低声呢喃道,回头看着身后那片海面。绑着重物的那件道具早已沉入水底,现在甚至连当初落水时荡起的水波都不复存在,被地中海海面上原本的波浪彻底覆盖。

    只有付出过最为珍重之物,才能获得与之等同的力量。这就是,力量的代价吗。

    在地中海的海水里,一个绑着重物的道具正以可观的速度沉入水中,而且它被洋流带动着,根据艾尔伯特的计算,它应该被地中海中心的这股固定的强大洋流,一直带到某个极深的海沟里,最终静静地沉睡在海底,永远失落。

    伴随重物一起沉没的,是一个勋章,黄金的箭头形状勋章。艾尔伯特作为独当一面的"魔兽猎人",被正式承认的那一天,由猎人协会会长尼特罗亲手颁赠给他的信物。

    在多少个春夏冬秋里,这个勋章陪着他一起渡过,正如同他的随从鲁夫和他一起走过来一样。猫人少年鲁夫经?;岚颜飧鲅陆枳?,小心翼翼地给它抹油保养,并一次又一次地,半带开玩笑半带认真地对艾尔伯特说,总有一天,他也会拥有同样的勋章。

    如今,这个勋章上被艾尔伯特用小刀刻满了魔术符文,符文是由圣灵白虎提供的。它是一种特殊的媒介,而且只有这种对于艾尔伯特而言比生命还重要的信物,才有资格担当得起这样的媒介。他做出如此巨大的牺牲,是为了完成他接下来的某个计划------颠覆一切,让不利变成有利,为了胜利而制订的计划。计划到底能否如他所期待那样进行,就等到达利沃夫以后,再见分晓。

    同一时间,开罗的北郊,地中海的沿岸。

    "你们连个灯都不打?"帕拉米迪斯如约到达集合的地点,却看到海岸上稀稀落落的十来名反抗军,在他们的首领普莱斯顿的带领下,在一片幽暗之中守备着。

    "这样更方便隐秘行动。"普莱斯顿敲了敲戴在头上的夜视仪,道。透过这个用远红外线照明的高清夜视仪,他能够在幽暗的环境下清楚地看见在黑暗中行动的帕拉米迪斯,甚至能够看到大猫所传的戏服---银翼怪客套装上每一根衣物纹理。他把同样的精密仪器塞到了豹人战士手里,认为即使帕拉米迪斯这种本来就拥有夜视能力的大猫,为了方便晚上行动,还是要戴上合适的装备。

    帕拉米迪斯接过夜视仪,但没有直接戴上,只是把它挂在脖子前。幸好这东西意外地很轻,可能本身就是使用轻量高硬度的铝合金所制成的。他对自己身为豹人的夜视能力还是很有自信,周围的环境虽然很暗,但今晚好歹还是有月光的,勉强还是能让他看清楚周围的环境。

    "我要的代步工具呢?"他问。

    "在这里。"普莱斯顿又道,指着一旁的小型器材。那东西比普通的铁骑小一倍以上,帕拉米迪斯要是坐上去肯定就像是在驾驶一辆玩具车吧。但它的表面有很强力的消光涂层,虽然刚才就一直被安置在那里,却因为夜色的幽暗,帕拉米迪斯几乎没能发现它,还以为是海边一块平平无奇的礁石呢。

    "这东西跑得快吗......"

    "速度一般,但它使用的是最新的电磁力推进引擎,运作起来几乎完全没有声音,也不像使用光子爆炸引擎的铁骑那样,留下显眼的尾光。"

    确实,这种轻便而低调的设计,用作隐秘行动再合适不过了。

    "我们的部队也会在今晚出动,袭击开罗的市政厅。"普莱斯顿又道,"当然,只为制造一场骚乱,吸引埃及政府的注意力而已。你就趁我们制造骚乱的时机里去找名单之中的那些官员,回收他们的人造人元件吧。"

    "明白了。"帕拉米迪斯答道??囱悠绽乘苟僬獗咭彩枪伦⒁恢懒?。

    "虽然我们的计划被全盘打乱了,但一切还不至于绝望。我相信有银翼怪客你在,一定能力挽狂澜,让这个项悬刀口的计划重回正轨吧。"普莱斯顿又说:"机会只有今晚,这就是反抗军最大的一次行动,同时也是银翼怪客在历史上最为辉煌的一次活动吧。我希望我们能够一起成功。"

    "对。"面对反抗军领袖的鼓动,帕拉米迪斯轻描淡写地答道。倒是普莱斯顿身旁那群反抗军听见领袖这样说,一个个都情绪高涨,举起他们手中的武器,在无声地起誓。

    如果让这些家伙知道他们的领袖只是个打算发战争财的军火商人以及投机分子,根本就没有推翻埃及政府的心思,这些愣头青们到底会作何反应?帕拉米迪斯心里不禁纳闷。但是他保持沉默,觉得没有必要去插手别人组织里的家务事。

    "不管这事正确与否,至少一群贪官污吏要[下台]了。"帕拉米迪斯拿着手中的名单低哼道。

    "嗯?并没有什么贪官污吏。"普莱斯顿却答道:"你手中这些被替换掉的官员里,老实的人反而占大多数。真正的大贪官几乎都是人类,没被替换成人造人。"

    "啥?"大猫表示吃惊,原本已经跳上了小型潜航用铁骑上的他,在坐席上愣定了一下。

    "用钱可以简单收买的官员,根本不需要学院费心劳神去用人造人替换,直接用钱收买就好了。正是因为有些官员金钱都无法打动,学院才会用人造人去替换掉吧。"普莱斯顿又说:"被替换掉的官员一定会把戏演足,让他们看起来和原本的真人一样,不露出半点蛛丝马迹。因此这些官员原本比较清廉老实的行政风格就被留了下来。其中即使偶尔会有些特例,一般也不是大官,至少不是受到学院直接[管理]的大官。"

    "部分职务比较小的官员也会被学院替换成人造人?"

    "会的,因为是他们的一种[实验]。他们还在不断地把一些无关痛痒的小官员换成人造人,逐步蚕食整个政府机构。"普莱斯顿继续道:"但这不是你应该关心的事情,银翼怪客。先去狩猎名单之中的那些人造人大官员吧。"

    "明白。"大猫低哼道,一踩油门,他的坐骑便缓缓升起。果不其然,为了隐秘行动而改造过的小型铁骑几乎没有引擎声,那低沉的呼呼声甚至完全周围的海风和海浪声所盖过。

    帕拉米迪斯用略为憋屈的姿势驾驶着这种小型铁骑,升浮到更高空之后就开始往前进发。他的整个身影都被铁骑展开的一种消光结界所?;て鹄?,让他整个人连同铁骑一起融入夜色。即使以一个相对快的速度在飞行,他也只能听见从自己耳边掠过的呼呼风声。

    非洲的埃及,开罗。在乌云遮盖大半月色的夜暗之中,一场无声的狩猎,悄然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