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雀虽小,可五脏俱全。

    又所谓天高皇帝远,衙小王八多。

    章丘县不大,可处于章丘城中心的县衙里,胥吏却不少。除了县令、县丞、主簿这三大头,下面还有二尹三衙四老典之分。

    这二尹便是章丘县户司和法司二司的司佐,章丘县不是京畿大县,因此只设二房而没有六房,但这二房却也分管了全县具体的各项事务。

    一个编户籍派徭役收税催粮,一个捕盗救灾诉讼断案之类。

    而三衙便是三班捕头,管着快班、壮班、皂班。四老典,则是四位书史,也是各管一块,如仓史、典狱等。

    如果要给县衙里的官吏排名,自然是县令县丞主簿,然后是司户佐、司法佐,以及三班捕头和四位书史。

    虽然只有县令县丞主簿三位有品阶,可其余人也都是头,能称的上是吏。

    官下有吏,官员还有私人的幕僚,也就是后世人熟悉的师爷,此时只是还没有这种称呼而已,而吏员下面又有衙役,衙役下面又有帮闲。

    真正说起来,一个县衙里,上上下下其实有好几百号人马。

    但是今天,章丘县衙最威风的人非罗成莫属。

    二百余乡团民兵把衙门一围,官和吏以下的那些胥役帮闲,全都被揪出来了。

    县衙大堂门前,有一堵八字墙。

    衙门八字朝南开,这句俗话讲明了衙门建筑的讲究特点。

    天下官署建筑都是坐北朝南,以体现尊贵,并且所有衙门的大门左右,照例还要分列两道砖墙,沿门侧呈斜线往左右前方扩散开去,转折成一个三十度左右的角,刚巧形成一个像八字的形状。

    官衙大门敞开不闭,砖墙也变做了两扇门板的延伸,于是这就成了衙门八字朝南开的由来。

    衙门前的这八字墙也是无比尊贵的,但凡朝廷要让百姓知道的皇帝圣谕,都会贴在八字门墙上,另官府的教令也都会张贴墙上,令吏卒百姓尽知。

    因此可以说,县衙的八字墙,其实就是一县里的最新最权威的头条动态。

    今天八字墙上旧有的其它告示都已经被揭去,一张又一张的新告示不断的张贴上来。

    王子明站在墙前,大声的宣读着告示内容,像那些围观而来的百姓们传播。

    为了宣讲告示。

    罗成还特意把县城里那几座小庙的和尚和道观里的道士们都拉过来站陪,他们往那一站,倒也衬的越发隆重起来。

    这几个和尚道士本来是不愿意来站场的,但罗成让人告诉他们,来一个就有一贯钱的出场费之后,和尚道士们的积极性空前高涨,连几个老和尚小道士也都被拉过来站场了。

    章丘县虽然人口近万户,可百姓之中能识字的却不多,这是整个时代的特征,明清时代虽说吏治黑暗,可百姓的识字率却已经很高,尤其是在明末之时,据说当时识字率达到了百分之五的惊人比例。

    而在如今的大隋朝,章丘城里的识字率估计不到百分之一。

    有些店铺伙计学徒勉强认的几个字,可对于官方告示也是读不甚懂,于是王子明不但要负责宣读,还要负责解释,用通俗的章丘话给大家解释这上面的内容。

    那些道士和尚们今天来站场,有个重要的任务便也是帮忙宣讲告示。

    “今查明,捕快刘守义贪桩枉法,拘押索钱·······”

    新贴上来一张告示,却是攻打捕快刘守义的大字报,这人也是县衙里的快班十正编之一,快班老人,今天态度恶劣,于是罗成直接让人把他打倒。

    告示上讲了刘守义任捕快期间,是如何贪污扰民的,他手段多端。比如说每当有事,应与拘送,他便要收当事人鞋脚钱,如果已拘执,两人愿意和解,他还索要酒饭钱。奉命追查踪迹奸情,未得而株连之,还要宽限钱。已得而墨覆之,则有买放钱。

    城内每月每家有灯油钱,买卖房契有画字钱,各巷搭盖点披檐,属于违章建筑,还要收隐报份例。

    相验有被犯法物,每初佥及年终,置酒邀会,每家出钱,则曰打网,曰秋风。

    ·······

    “其巧立名目,莫可枚举!”

    公告上还以其中宽限钱为例,列举了刘守义的一桩违法行为。

    一次地方上发生了盗窃案,呈报之后,官府派差役侦察。而刘守义并不详查,而是直接把被盗者邻近比较殷实而又没有靠山的一位富商,扳出指为窝户,拘押索钱。

    甚至勒索完这家商人后,他还借同案又勒索了好几家。

    报一案,牵连数字,这个他们有黑话叫贼开花。

    刘守义是搞贼开花的老手,章丘好几户殷实人家,就是被他用这种贼开花的手段搞的破产。

    另外还查明,刘守义甚至暗里勾结盗贼玩弄贼开花。

    他曾经抓获几个盗贼,然后却没有将他们送入牢中,反而对他们说,“现在我收你们做个徒弟,你尽管做买卖,但是做徒弟的规矩,是讲个三七分红。你们做成了买卖,我扣一个七成,那三成你自己去受用?;褂幸挥?,你去偷东西,总要把人家的门同房屋记清了,碰到嵌儿上,也可以攀他一攀。等到明白了,他的钱已经是我们的了?!?br />
    这个刘守义已经不仅仅是搞贼开花了,他还搞养贼自用。

    不但包庇贼人偷钱,然后自己分脏,甚至还故意指使贼人偷钱后栽脏大户,借此勒索钱财。

    “原来当年柳家窝案,是这等内情??!”

    有人惊呼。

    而刘守义被拿下后,立即被拉出来仗打,刘守义受刑不过,开始吐露出更多的罪行。

    比如他曾经被人贿买,反诬良民为贼,捉拿吊打,屈打成招。又还与另一名捕快,趁拘人名义,强弓干了当事人的妻子,如此种种罪行,越吐越多。

    一桩桩新罪行,立即被写下然后让其画押,贴上了八字墙,在王子明和几位僧道的宣读下,人人皆知。

    一时人情激愤,皆喊杀刘守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