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京网站游戏,葡京网站充值,德州扑克游戏平台 > 科幻小说 > 以罪之铭 > 第八十八章 落叶归根,御剑归灵
    歌声太美,雨幕太大,一个凡人,一台机甲,这一幕太壮烈,太动人心魄。

    天空中的云翻滚着,压榨出更大的雨帘,一声雷鸣,继而一道巨大的光彩直冲天际,整个夜空婉如白昼,一曲焰火的尾声,一阵最轻灵的声音,贯穿所有人的耳脉,揉进所有人的心,几欲将夜幕掀开。光芒之下,一道更细的流光从天而降,瞬息间闪过,破开云层的气流将雨幕推开,又像是在从天倾泻而下的瀑布间,炸开了一道贯穿天地的波澜。

    那道光很小了,那轻鸣很淡,因为那只是一根长针,被离渊擦了不知多少个年头,依旧有些锈迹。

    机甲内的驾驶员冰冷的望着屏幕上的将死少年......就是这个臭小子,明明什么都改变不了,偏偏非要冲上来送死,真是不讨人喜欢。他这样想着,然后启动了机甲的链枪。然而......他的手没有遵从自己的意志,只是安静的一动不动。

    一道湿漉漉的冷风吹来,在密不透风的机甲内,显得格外的诡异。

    “哪里来的风?”驾驶员疑惑着,想转身去寻找那来源,可是下一秒,一股血液的味道伴着风充满了驾驶舱,那人感觉到莫名的冷意从自己的胸前直穿而过,他低下头......发现了自己的胸口上一个触目惊心的血洞。

    “机甲外壳破损,机甲外壳破损?!?br />
    自检系统发出一阵阵的警报,可是,外壳怎么会破损,没有导弹,脉冲炮,那么就算是三架旋转机枪在同一时刻射击同一个点,也不可能这么轻易的击穿机甲的挡板。

    况且一切都是这么悄无声息的,根本就什么都没有发生吧......

    驾驶员如同梦游般想着,然后看着自己那已经不知被什么穿透了的身体,想去捂住那喷涌而出的鲜血,但是手脚早已经不听使唤。

    “怎么回事?”他不理解。

    一根针在一瞬间贯穿了整台机甲,这种事情谁都不可能理解。

    但是那根针穿透了天际,穿透了半个星球的距离,能够从朝阳穿过夜幕,能穿透一切,自然也包括这台机甲,也包括机甲里的人。它就这样安静的从天外而来,奔着那道清风而去,破开了最坚硬的钢铁,撕开了内部所有的线路,在天际和许白焰身边拉出了一条最笔直的直线,插进了他身旁的水泥地里。

    日落归山,落叶归根,御剑归灵,万物归糜。

    这是一句老话,传承了千百万年,所有人都知道,只是那些人不属于这个世界。

    许白焰周身的鲜血依旧流淌着,被雨冲刷,他没有注意到那台机甲突然停止了运作,也没有注意到自己身旁多了一根不足手臂长短的尖锐物体,更加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血液流过了那根针,雨水似乎缓慢了些,稀薄的鲜红开始汇聚,似乎被那根针吸取着。

    一瞬间,那玩意似乎终于得到了自己渴求已久的东西,开始欢愉,开始颤抖,在这夜里独自嗡鸣着,突然的绽放了一刹那的光亮。

    这一刻,远在千里之外那山间的老人浑身一颤,手中的花洒跌落地上,他隔着山风猛地望向了旧城区的方向,眼里充满惊异。

    城区之内,那名姓刘的肉质商人手中的菜刀开始嗡嗡作响,似乎是同伴的召唤,磅礴的气流逸散而出,不小心将脚下的地面切开了一道十余米的巨大沟壑。

    临海诸城的一间简陋的房间内,一个铁箱开始疯狂的晃动,继而轰响着炸开,一柄只有在最古老文献中才能见到的名为“?!钡奈淦髦辈逄旒?,瞬息间越过庞大的反叛军营地,来到河岸边,安静的悬停在一名中年男子的身旁,隔着长河,遥望着那城区中灿烂的霓虹灯火。

    枪声终于停歇了,机甲的轰鸣声也戛然而止。歌声终于能够安静的环绕在雨中,通过街边的全息图影,透过家里的老式电视,在巨大楼宇间的几十米高巨屏之上,街上的人不喊了,家中的夫妻也不吵了,整个世界在这一刻都是安静的,满足的。

    许白焰也是满足的,所以他的手终于落下,拍在雨水里,满足的闭上了眼睛。

    “武器锁定!”直升机上的工程人员终于喊道。

    穆文没有回应,他还是看着地面上那诡异的一幕,在两秒钟之前,那个机甲链枪就应该已经开火了,但是不知道为了什么,那名驾驶员似乎没有了下一步的动作。

    刚刚好像有一道光......是远处的灯火么?还是天上飞过了一颗流星?

    “下降!把那个驾驶员揪出来?!彼畹?,不过他很明白,这种情况下,那个背叛东古公司的人应该已经饮弹自尽了。所以他此刻只是想去看看那个倒在地上的年轻人,看看他到底是谁?;褂幸桓龈硬磺惺导实南敕ㄊ?.....这个少年是不是还能抢救一下。

    ......

    ......

    南极洲,极寒之地,万物寂灭,只有风雪。

    地下深处,一名工作人员慌张的拨通了一部不知通向何处的电话。

    “报告,旧城区任务失败?!彼蹲潘档?,几乎连字句都说不清楚。

    “而且......3号物品不知为什么突然醒了!我们......我们要挡不住他了!”

    身后的监视屏中,一个人影从监视的走廊上飞速闪过,他一头混乱的长发,穿着极其单薄的白色病号服,由于行动太快,所以只有在停留时才能捕捉到一点痕迹。

    他无比的慌张,像是一个受惊了的野兽,看着这个陌生的世界,恐惧,同时也一头雾水。他沿着走廊疯狂的跑着,几名士兵冲出了拐角,一阵猛烈的枪声,但是子弹似乎在那人的身前便被一层看不见的物体挡住,悬停在半空中,然后无力的跌落地上。

    “轰”的一声巨响,走廊的墙壁应声炸开,一把断剑从四散的碎石中冲出来,被这个人凌空一把握住,他斜行一挥,面前的几名士兵直接被斩成几百块,下一秒那人迎着漫天的血肉冲过人群,留下一道残影。更多的警卫涌了上来,但是他实在是太快,太强,所以没人能够挡住他,他用那把断??乘榱思该媲奖?,误打误撞的来到了一扇巨大的铁门前。他再次挥动断剑,一股冲开一切的巨大气流直冲铁门,随着爆炸般的巨响,铁门被破开了一个缺口,零下几十度的寒风和大雪疯狂的冲进来,那人根本不顾及这致命的寒冷,穿着单薄的衣衫,赤裸着双脚,猛地冲如皑皑白雪。纵身一跃,消失在漫天肆虐的风中。